斗地主手机版

百比网官方:电池比光伏火2020年光伏路向何方

2019-12-18 10:30:48
来源:新能源网

新能源汽车风起云涌背景下,越来越多的资本抢滩布局动力电池市场。短短一年内,一家长于三元电池的动力电池企业先后经历两次“姻缘”。

起家于电缆制造的中利集团近几年在光伏行业突飞猛进,此次中利先是增资,而后不足半月便改口百亿收购比克动力是要抢占三元电池高地?电池比光伏还要处于风口吗?

不足半月,中利由增资到百亿收购

2月24日,江苏中利集团股份公司公告称,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向包括深圳市比克电池有限公司、西藏浩泽商贸有限公司等交易对方收购所持有的深圳比克动力电池有限公司股权。鉴于最终标的公司资产范围有待确定,初步预计交易作价或达到100亿元,最终交易价格将经由评估机构评估后由交易各方协商确定。

此前,2月8日,中利曾发公告称,为拓展公司在新能源电池行业的发展,公司拟以自有及自筹资金向比克动力增资人民币3亿元,占比克动力2。93%股权。不足半月,便由增资改为百亿收购。

就在中利前,长信科技也曾筹划收购比克动力,拟以67.5亿元收购其75%股权,然而收购交易最终未达成。长信科技称,由于比克动力曾经是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中比能源下属企业,而目前海外上市公司分拆资产回归A股上市的有关监管政策尚未明确,耗时较长且有不确定性。

中利集团前身为常熟市唐市电缆厂,成立于1988年9月5日,公司于2007年8月6日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目前公司业务主要涉及电缆、光缆等线缆制造、光伏新能源、特种通讯设备。

此前,中利能源总裁娄力争告诉无所不能(caixinenergy),中利2009年投资50亿进入光伏制造环节,截止2016年底,中利集团已具备4GW高效电池,5GW的组件生产能力。中利已完成全球化布局,累计投资建成光伏电站已超过4GW,到2017年底,中利累计建成光伏电站规模将达5GW。

斗地主手机版2月26日晚,中利集团发布业绩快报,公司2017年营收为188。5亿元,同比增长67%;净利为3。07亿元,同比增长313%。中利称,光伏扶贫电站业务快速推进成效显著,是公司2017年重要业绩来源。

比克电池成立于2001年,2006年部分资产在美国上市,鉴于此前长信科技遇到的中概股障碍,中利能否成功收购尚存不确定性。

电池比光伏还处于风口更佳位置?

光伏企业布局储能早已不是新鲜事,但跨界动力电池并不多。2017年1月25日,协鑫集成发布公告称,除继续夯实光伏主业外,2017年公司发力布局动力电池+储能市场,打造双主营业务协同发展战略规划。

2017年,中国光伏行业迎来大爆发。中利营收接近200亿,并称光伏扶贫电站快速推进是其重要业绩来源。从其2017年半年报来看,光伏业务营收占比超过58%,远远超过其起家的通信电缆。

而另一方面,市场对动力电池的追捧愈演愈热,破千亿估值的宁德时代便是佐证。此次光伏企业中利重金收购比克动力,拓展公司在新能源电池行业的发展,代表了其对三元电池前景的看好。

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GGII)统计数据显示,比克动力以1.64GWh装机量排名国内第五位,仅次于CATL、比亚迪、沃特玛、国轩高科。

早在2006年,比克就建设并完成了全自动化18650型圆柱电池产线的全线投产,而且也是国内唯一一家能量产高镍811材料体系三元电池的企业,拥有众泰、奇瑞、华晨宝马、吉利、一汽、宇通等客户。

若中利收购成功,将跻身动力电池的第一集团阵营,成为动力电池的大玩家。搭上动力电池的顺风车。并切入动力电池由磷酸铁锂向三元电池过度的商业机会。

斗地主手机版近日《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又进一步明确高续航里程和高能量密度的新能源汽车是未来政策补贴鼓励的方向。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拥有高能量密度的三元电池更加符合这一技术路线。

据高工锂电统计,2017年三元电池累计装机电量16.2GWh,同比增长157%,占比已达45%,逐渐成为动力电池主力。

在煎熬中继续前行,抑或放弃坚守转身离去,中国的光伏产业同样走到了十字路口。

临近岁末,孙荣岐年关难过。自去年光伏“531新政”实施后,这位户用光伏电站经销商的创业之路步履维艰。

”光伏前途是光明的,就是黎明前的黑暗不知道要持续多久。”孙荣岐无奈地说。这或许也是绝大多数光伏从业者的心声。

但仅仅数天前,工信部发布的拟撤销光伏制造行业规范公告企业名单(第三批),折射出这个朝阳行业的现实困境。这份名单涉及36家光伏企业。

孙荣岐的遭遇并非孤案,像他这样的坚守者不在少数。然而,随着平价上网临近,越来越多的企业也正在主动或被动选择“放手”,谋求转型。

不过,在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时代背景下,光伏行业的发展正回归产业理性,它们的转型之路也必定坎坷。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首任主任李俊峰认为,大浪淘沙下,只有优秀的企业会活下来。有利用价值的部分会被兼并,没有价值的就会被淘汰,每一个企业都会设计自己的退路。

“转型过程中有人凤凰涅槃,有人浴火重生,即使死掉也是前进路上的一粒铺路石,这就是市场的魅力与残酷。”李俊峰说。

坚守?放手?

孙荣岐仍在等待着浴火重生的那一天。为此,这位年轻的创业者一边帮着父亲搞装修,一边在光伏事业上继续坚守。

“我不想放弃这份事业,尽管它现在无利可图,但我仍旧会坚持。”孙荣岐说。他不断重复这句话,以展示自己创业的决心。

他的信心来自于光伏行业未来的前景。尽管悲观情绪正萦绕着这个新兴产业,但产业链上下游的各项数据,又展示出另一番景象。

来自中国光伏行业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10月,多晶硅、硅片、电池片等光伏产品产量均实现大幅增长,出口总额更是达177.4亿美元,同比增长32.3%,创历史新高。

每天,孙荣岐都会在朋友圈分享光伏行业的最新动态,以期从浩瀚的信息中等待光伏产业复苏的曙光。

事实上,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感到困惑。

2015年,从长春工程学院风能与动力工程专业毕业后,孙荣岐进入中国华电集团(下称”华电集团“),被派往华电福州市海上风电项目。

但这个新战场并未给他多少施展才华的机会。由于项目迟迟难以开展,这位年轻人更多的时间花在了等待上。

项目地附近的平潭海岛国家森林公园,以及与公园仅一街之隔的龙凤头海滨浴场,成为他的徘徊地。最多时,他能走上20多圈。

最终,孙荣岐决定辞职回乡创业,杀入户用光伏市场。

2017年7月,吉林省安农新能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安农新能源“)注册成立。孙荣岐和他的团队很快拿下光伏巨头晶科能源的地区独家代理权。

彼时,分布式光伏市场热潮汹涌。这种利用工商业屋顶和居民屋顶建设的小型太阳能发电站,在欧美日等发达国家早已普及,中国发力较晚。

2016年下半年,中国分布式光伏被重点扶持,一场屋顶狂欢由此展开。而大型地面电站由于扎堆出现,弃光频现,遭至遇冷。

当年,通过地面电站出货的上游制造商纷纷调转船头,步调一致地杀入分布式市场,推出自己的户用系统品牌。

此后一年,分布式光伏呈井喷态势,全国户用光伏装机超50万户,总量超2GW。

孙荣岐也很快尝到甜头。半年内,安农新能源总安装容量近300KW,规模在5KW到25KW之间。那些并网电站的发电量数据,成为这位年轻创业者的财富来源。

但去年5月31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发改能源〔2018〕823号),分布式光伏的狂欢戛然而止。

政策一出,短短几个工作日内,光伏上市企业累计蒸发800多亿元市值。该年,新增装机量由上年的51GW骤降至43GW,整个行业哀鸿遍野。“‘531’之前行业不错,尤其是2017年,属于红利期,我所在的区域不是很好,但每个月的订单也在100万左右,更好的时候,一天就是一个200万的大订单。”杨文回忆称。

之前,杨文一直从事光伏逆变器销售。但去年,他选择了离开。

何去何从?

孙荣岐选择继续坚守,但”投资不过山海关“的紧箍咒,让他的创业路更加艰难,不得不花大量时间在打通人脉关系上。

“讲关系的市场,你又不能改变,想做就必须服从。”孙荣岐说。

如果说东北地区特殊的人情网是年轻创业者的梦魇,那么”531新政”则犹如惊涛骇浪,在他们立足未稳之时不期而至。

“回头想想,当初太可笑了。我们做经销商的一开始都是找大公司做它们的代理,以为自己抱上大腿,其实抱的不过是一根稻草而已。”孙荣岐说。

新政带来的伤痛迅速弥漫。在光伏寒冬下,他已有近一年没有接到过订单。迫于生活压力,平时只得与父亲一起做装修。

“以前做光伏的人,要么转行彻底放弃,要么发展副业。不过,我现在也分不清到底什么是主业什么是副业了。”孙荣岐无奈地说。

在惊涛骇浪下,更多人选择放弃。多位业内从业者向「角马能源」透露,“531新政”后,光伏行业的从业人员流失近六成。时至今日,仍不断有人在陆续离开。

不过,与孙荣岐相比,来自山东省济南的创业者高瞻日子好过许多。

作为晶科能源山东省最大的代理商,高瞻创办的光福华夏新能源有限公司另辟蹊径,在另一个全新领域寻找到新的盈利点。

通过加盟的方式,这位跨界者所创办的济南蹦乐华夏超级蹦床已在山东省内布局130余家连锁店。

此外,他还向全国招商。有传闻称,高瞻试图在全国建立300个蹦床点,并以此进驻阿里体育。

除了经销商,各大光伏企业也在在积极谋求自救。新政下,光伏巨头们率先打响硅片尺寸之争。

过去一年内,阿特斯、天合、隆基、协鑫集成相继发布166mm大硅片。单晶巨头中环股份更是将这场尺寸“大”跃进推向高潮,发布“210mm”新品,刷新最大尺寸记录。

与此同时,另有企业试图在新的技术领域实现突围。包括协鑫、通威、金风科技在内的数家企业都寄希望于通过攻克钙钛矿新技术,来颠覆现有晶硅独霸的光伏格局。

不久前,协鑫纳米1241.16平方厘米大面积钙钛矿组件完成全球权威光伏组件商业认证机构TUV Rheinland的产品测试,效率达15.31%。

不过,目前,“稳定性”和“毒性”是制约着钙钛矿发展的两大难题,也是其实现商业化前必须要翻越的大山。

“风物长宜放眼量。当下肯定是困难的,但远景可期,眼下看不清的时候就踏实做事。”智汇光伏创始人王淑娟说。

在吉林零下20度的黑夜里,孙荣岐仍在苦苦等待着那可期的远景。

斗地主手机版在煎熬中继续前行,抑或放弃坚守转身离去,中国的光伏产业同样走到了十字路口。

声明:本站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热门文章
头条推荐